•                                                                                                                                                                                                                                                                                                                                                                                           English
  • 020-28823388
    ——
    医院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医院新闻

    【三八节系列报道】妇女节,医生旗袍秀太“女神”!穿上白大褂,又变成了“女汉子”

    发布日期:2019-03-11发布人:管理员

          南都讯 记者阳广霞 实习生陈雁南 通讯员彭福祥 梁嘉韵 3月7日,为庆祝“三八妇女节”,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举办了“杏林芳华·巾帼风采”专题晚会。“白衣天使”们纷纷脱下白大褂,换上色彩斑斓的演出服,从诊室到舞台,各尽风采。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共有3500多名女性职工,占全院人数的75%。她们奋战在医疗、护理、教学、科研、管理、服务等各条战线上,名副其实地撑起了医院的“大半边天”。

           在各大商家炮制出“女神节”为促销造势时,也许,她们才是这个时代的真“女神”。

    3.jpg

    微信图片_20190307230100.jpg

    微信图片_20190307230530.jpg

    晚会现场。


    妇产科教授何勉:

    “我们产科从来都是‘浴血奋战’”

           自1986年大学毕业分配到中山一院工作,三十多年间,何勉积极救治数千名妇产科恶性肿瘤患者,主持上百例妇产科危重患者手术抢救。

           2017年,产科接诊了一名高龄产妇,她专程从澳洲回广州待产。顺产后,产妇出现呼吸急促,血压下降,阴道大出血。虽然现场医护人员启动了绿色急救流程,积极实施抢救,但产妇的血仍然没有止住,她们连忙打电话给何勉。

           听到病人情况的何勉心里一沉,意识到可能碰上了有“产科死神”之称的“羊水栓塞”。她立刻赶回医院,发现病人血流不止,内环境系统完全紊乱,情况非常糟糕,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手术。

           凝血因子源源不断地输进病人体内,相当于帮助产妇重建了凝血功能。经过通宵奋战,病人最终转危为安,在场的医护人员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

    凌晨五点多,何勉从手术室出来,回宿舍的路上,看到一位快递小哥骑着车路过,她有些感慨:“我们很努力,他们也在努力,各行各业都不容易。”

          那天正好是元旦,当其他人沉浸在跨年的喜悦中时,何勉却刚刚与死神结束了一场恶战。其实很多节日她都是这样度过的,即便不是她值班,只要有需要,就立刻往医院赶。“我们产科从来都是‘浴血奋战’,争分夺秒,早一点病人可能出血少一点,晚一点可能几千毫升的血就没了。”

          “我一直觉得我们医护人员是非常单纯的一群人,我们从来不管这个病人是怎样的人,只管这个病是怎样的病。那天晚上一喊,回家过节的大家又回来了,因为知道抢救这个病人需要我们。”

    微信图片_20190305122224.jpg

    何勉。


    重症医学科副教授陈敏英:

    “如果有需要的话,我还会再回喀什”

           陈敏英1993年毕业后就进入ICU工作,到现在已经26个年头了。2018年3月,她主动请缨,作为广东省第八批“组团式”援疆医疗队的成员,前往遥远的西北边陲城市喀什进行帮扶。

           从广州到喀什,5000多公里。作为南疆第三大医院、喀什地区第一大医院,南疆许多危重病人都集中到了陈敏英所在的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医院的ICU共有160个床位,大多数时间都是满的。基本上每次ICU的抢救,陈敏英都在现场,“很多病人都是多器官损伤,稍微松懈一点可能就抢救不过来了。”

          2018年8月,一名维吾尔族男子因严重多发伤被送往岳普湖县医院,收到县医院的求助后,陈敏英马上动身。新疆幅员辽阔,救护车火速从喀什赶去县医院,都要开一个半小时。

          到了县医院,陈敏英发现病人已出现呼吸衰竭和肾衰竭,立刻组织抢救,调整治疗方案,为手术创造条件。术后,病人又出现了并发症,生命体征极不平稳,内环境紊乱。陈敏英一直在县医院守候了40多个小时,等到病情稍有平稳,才回到喀什市区。后来病人成功转至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并在20多天后从重症医学科康复出院。

           陈敏英不仅指导ICU重症病人的抢救,而且对当地医务工作者进行教学培训,“能教一点是一点”。自己掌握的先进科学的理论知识、技能操作、规范诊疗的流程等等,陈敏英都毫不保留地传授给他们。

           在喀什的一年,陈敏英共救治重症病人约1970人,指导抢救193次。她感觉到自己是被需要的,她说,她可能还会回喀什参加学术交流,“如果需要指导的话,我也愿意再回去。”

    微信图片_20190305130556.jpg

    陈敏英。


    内分泌内科教授李延兵:

    “过程困难重重,不知道掉了多少层皮”

           一直以来,2型糖尿病的治疗都是一条升阶治疗的“单行线”:从单药起始,随着血糖升高逐渐增加药物,直到胰岛素治疗。不少患者甚至医生,都畏惧胰岛素治疗,导致患者血糖控制差,并发症持续发生。

           李延兵早在2001年就从临床病例观察到,好多个患者在短程胰岛素强化治疗后,病情出现逆转。他们在138名患者中进行了试验,经过两周治疗,有接近一半的病人病情出现缓解。三个月后,有70%的患者无需用药,一年后46%,两年后是42%。

           后来,他们又通过对照实验,对比了胰岛素治疗和口服降糖药两种方式的逆转率,发现使用胰岛素治疗一年后无需用药的患者比例为50%,而口服降糖药的患者仅有25%。

           这种全新的糖尿病诊疗方法,打破了“糖尿病终身无法逆转”的论调,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可,并且被引入了国际指南和中国指南。

         “虽然国际已经认同这种胰岛素强化治疗方法,但在实际临床应用上这种双路径并不畅通,大部分还是一条线往上走。”李延兵说,“我们目前研究的目标是,把那些具备可逆因素的病人找出来,同时尽量简化我们的治疗。越简化越能长期控制,越复杂病人越没信心。”

           为了建立这种双通道模式,使更多的患者获益,2017年,李延兵带领团队申请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经过半年多日以继夜的讨论,数十次的修改甚至重写,项目通过了初评,却在终评中以一票之差与项目擦肩而过。但他们没有气馁,听取了国内外知名专家的意见,使所申报内容臻于完善,终于在2018年获得了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的支持。

           回想起这段艰苦卓绝的经历,李延兵感叹道:“申报过程实在是困难重重,都不知道掉了几层皮。”

    微信图片_20190305101759.jpg

    李延兵。


    消化内科副教授肖英莲:

    “孩子问我,能不能用魔法棒把我变到她身边”

           2003年,肖英莲从中山医科大学(现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毕业后,被保送至中山一院硕博连读,博士生毕业后留下来工作,“我是一个纯粹的中山医人。”

           肖英莲专注于神经胃肠动力障碍性疾病及功能性胃肠病,率先在全国使用食管多通道腔内阻抗-pH监测设备诊断胃食管反流病,在全球创新性地使用食管3D高分辨率测压设备分析胃食管反流病患者的胃食管交界处生理解剖结构,提高胃食管反流病的诊断率。

           西方在胃食管反流病的诊断和治疗时主张立刻用药,如果疗效不好才做胃镜等进一步检查。但肖英莲发现,在中国,如果照搬这种模式,每接诊500个病人里,可能会漏诊4个肿瘤病人。

           中国是上消化道肿瘤高发的地区,如果依照西方的方法,不先做胃镜,根本无法发现肿瘤。因此,肖英莲提出改变诊断策略,先进行胃镜检查,再使用药物。这一研究在2009年发表,并于2014年被纳入国际共识意见。

           肖英莲家是中山一院160多个“双职工”家庭的其中之一,她的先生是医院的一名外科医生,心脏手术时间长,他往往七八点才能下班。他们的孩子正在上幼儿园,经常早上第一个到校,下午最后一个回家。“我们经常在路上要打电话跟老师说,我正在赶过来。孩子也经常问我:‘妈妈,我能不能用魔法棒把你变到我身边?’”

    3.jpg

    肖英莲。


    儿科教授蒋小云:

    “只要有时间,我都会去病房看看,只有这样才安心”

           蒋小云从事儿科临床医疗工作已经28年了。十多年来,她专注于儿童肾脏病,尤其是儿童IgA肾病研究,从临床观察到基础研究,深入探索其发病机制和进展,完善诊疗方案,寻找新的治疗靶点。在儿童难治性肾病综合征、IgA肾病、儿童肾移植术前评估和处理等方面,她积极引进和开展临床诊疗新技术。2005年,她首次组织了全国33所医院10年来儿童IgAN发病、治疗和预后情况的多中心临床研究,研究成果在《中华儿科杂志》上发表。

           蒋小云十分重视学生的素质教育,不仅教学生如何治学,更重要的是教学生如何做人,如何做个好医生。上午门诊常常因为病人太多,时间延长到中午一点多,但不管多忙,她从来不马虎对待病患和学生。除了每周定期的儿科教授门诊和查房外,“只要有时间,我都会去病房看看,只有这样我才安心。”

    微信图片_20190305084915.jpg

    蒋小云。

    报道链接:https://m.mp.oeeee.com/a/BAAFRD000020190307142548.html?layer=2&share=chat&isndappinstalled=0&wxuid=ogVRcdOhYh40_0M9SDCTxWAnlvhk&wxsalt=8eba01
    2019-03-08